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描二维码

楼主: 男人五十

[作业] 淑村的朱家大院。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05:34
  • 签到天数: 1988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3 21:24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IMG_20181007_142517.jpg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05:34
  • 签到天数: 1988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3 21:3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一个时代的背影


    (一)

    走进河北武安的朱家庄园,恍如进入了一条已逝的时光隧道,虽觉迷茫满眼,但倒也躲避了世尘浮嚣,让我的心灵得到了几多宁静。

    这是一堆由百年光阴组成的院落,共十四个。它们勾肩搭背、屋顶相连扯成一片,占地约有二十余亩之广,更有毗邻的狭长小院畏首畏尾地蹲在一旁,就更显得这庞大家族的霸气。

    “吱扭”一声,我双手推开两扇久闭的如意大门,忽然一股隔世的阴风扑来,撕咬着裸露的骨骼、满目疮痍的门扇不放,令我毛骨悚然。我抬腿跨过这一尺高的门槛,分明就已经进入了民国、晚清时期,整个庭院的文化词汇都是由秦砖汉瓦组成的,模模糊糊、游游离离,很陌生、陌生得有些恐怖。

    一进三穿院,厅屋相接、院院相连、主建筑为二层——典型的北方民居建筑。

    底楼很宽敞的,光线也不错,这是当年庄主招待贵宾的地方吧?那时,商贾品茗,良朋谈笑,“有朋自远方来”,在这么个地方“乐乎”,好个雅致。二楼或许就是闺房。淑村多淑女。不知哪个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”的小姐今日到什么地方去了?空悠悠、黑洞洞,徒留下几分惆怅。

    只是整个院落仍不肯收敛当年的嚣张。房檐探出一尺有余,上雕龙头、角兽、荷花等图案。其门窗、其椽头、其隔扇,都是精心雕琢,无不造型精巧、匠心独具。一蔓千枝、和合二仙、三星高照、四时如意、五福临门、六合通顺、七巧回文、八仙献寿……这些一图一画一个故事的传统木雕绘画的颜色,虽经百年风雨的剥蚀,仍存暗淡的鲜艳。砖雕是这庄园的大手笔,有门则有砖雕、有窗则有砖雕,“有德为本”、“仁爱”、“忠孝”、“谦受益”、“忍为高”等格言的文体,都雕刻的险峻、丰腴,有筋有骨。可惜经文革涂炭,大都满脸疤痕,若按“修旧如旧”的原则进行整容,仍可彰显它们当年的风骨。

    左绕右转,进入一个角道院内。我非常吃惊。这角道院内的建筑、砖雕竟然一切完好。

    房东是位年过六旬的农妇,她总是笑呵呵地接待游人。

    她说,文革“破四旧”,她的当家人在如此精致的建筑艺术品面前踌躇不定:这么好的玩意儿毁了多么可惜?他又倒背着手,细细地算了一笔账,以其一点点地凿去倒不如用几把泥糊住省力。于是,便从门外锄了几锨土、倒了两桶水、抓了几把麦秸,一掺和糊了上去……就这么一糊,这角道院的建筑文化躲过一劫,原貌便完完整整地保存了下来。

    真感激这家人下意识的举动,也幸亏了这庄园里的人后来的殷实,他们大多在庄外盖了新房。倘若旧房改造,青砖一掀、红砖一盖、瓷砖一贴,整个庄园将失去百年的纯粹。

    我饶着曲梯盘旋着登上了楼顶,一片灰白的、暗黑色的房顶在我眼前缓慢地铺展开来:鳞次栉比的歇山楼顶、用石子和白灰捶就的硬山平顶顶顶相衔。可能是瞭望岗楼吧?不时有两米多高的建筑物凸起,使这片房顶形态不那么单调,同时也消除了我的审美疲劳。

    七米高的围墙把整个庄园框为长方形。院内水井依旧,石磨、石碾犹存,屏息凝听,仿佛空气里还飘荡着“咕唧”“咕唧”的绞水声和“哧扭哧扭”的碾磨声。地上通道蜿蜒,地下地窖相连,还有地道三里,直通村外小湖。庄院西围墙外,有护庄河一道,据说河上曾架设过吊桥……

    这座封闭的庄团,是封闭的农商心理建筑物化的典型,百年兴衰,真不知它吞吐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。

    (二)

    朱家庄园的庄主一个叫朱钦彝,字崇高;一个叫朱鼎彝,字耀德。他们是同父异母兄弟。他们的父亲名同盛,字兴孝。钦彝由元配杨宜人所生;鼎彝由继配邵宜人所生。

    明朝永乐年间,“靖难之役”使河北平原“道路皆榛塞,人烟断绝”。明朝政府在山西洪洞广济寺设局驻员,大举迁民。朱氏先人随着扶老携幼的移民,拜别汾河滩古槐树上的老鹳窝,千里跋涉来到武安淑村安家落户。

    淑村东接邯郸,南望磁县、峰峰,是三县之界,又是当时武安八大镇的第二大镇。在这号称武安小平原的地方,他们闲时穿着圆口布鞋,在田道上散步;忙时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辛勤耕耘。十三代人的农耕生活,十三代人的娶妻生子人丁繁衍,相当平静。到第十四代,朱家出了朱钦彝和朱鼎彝。

    朱家人丁兴旺。清道光年间,朱钦彝连生五子。长子乳名生妮(大名不详)、次子其俊、三子其杰、四子其美、五子其善。俊、杰、美、善,并不是朱钦彝强附风雅。当时,钦彝率子勤耕,又善于理家,家业渐丰。虽无迹可考钦彝当时产业的盛况,但可以肯定,在朱钦彝这一代,朱家已成为一个殷实之家、繁盛之族。

    朱钦彝信奉“农耕食有余”的信条,终生不离“衣食父母”黄土地的怀抱。但其五子朱其善,从小娇惯贪玩,鄙视农务,不事耧犁耙杖。朱钦彝对朱其善一阵斥打,期望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,不料朱其善天生是个犟头,他甩了一把鼻涕,流着两行眼泪,头也不回地离家出走,几经辗转跑到陕北,以后杳无音信。

    大约同治年间的一天,朱其善衣锦还乡回到淑村。他身后跟着两头骆驼,骆驼上驮着两驮子白银。“五妮,让你受委屈了……”朱钦彝抚摸着朱其善的头,念叨着自己五儿的乳名,老泪纵横,“这些年头,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呢?”一片殷殷舔犊之情。

    经商发财的朱其善大置家产:先后置地十余顷,大兴土木盖庄园……武安人就是武安人,无论走多远,也不忘回乡置房子买地、光宗耀祖。

    不久,朱钦彝病逝。朱家子孙风风光光把朱钦彝下葬,让他入土为安,然后推举钦彝三子人称三先生的朱其杰主持家务。不久朱其杰病逝由其二兄之子朱恒隆当家。

    朱其杰、朱恒隆当家其间,朱家进入鼎盛时期。

    朱钦彝的五个儿子,长子无后,二子生子恒隆,三子生子恒泰、恒安,四子无后,五子生子恒谦、恒儒、恒贞。此时,朱家爷儿们屋同居、饮同食、粮食共存、银财共管,各需到仓库账房领取。在朱其杰、朱恒隆带领下,勤俭持家不断扩展祖业。他们置办土地十三顷,雇用长工三个、短工若干。先建西边坐北面南前、中、后院房屋四十间,后建中间前后两院和北院庄房四十四间。整体格调典雅、堂皇:上房过庭两边安有隔扇,隔扇上雕有字匾花鸟;庭院门窗上方都饰有治家格言字样的砖雕。还立铺号“和兴永”……辉辉煌煌,大有烈火烹油之势。

    1917年,朱钦彝五子朱其善之长子朱恒谦,在朱恒隆死后执掌家事。不久,恰遇民国九年(公元1920年)大旱,饿殍遍野。此时,朱恒谦做出了一项决定:大兴土木建东院,但只管饭不发工钱。

    朱恒谦很精明。在这特殊期所产生的廉价劳动力被他物化了,赚了很大的一笔;同时,还落了个善名。“朱家救了俺村好多人的命。”现在还有人这样说。

    此次建筑更加俊雅:总共建成带地窨的后楼院三十八间和过街楼一座。前院上方和东西厢房都建有飞檐滴水瓦,安置猫面、兽头,椽头木雕阴阳交错,檐下立方卧方、垂柱、吊方和绘的明暗八洞神仙、鸟鱼花虫都做工精细、古色古香。后院上房、东西房全是楼房,高耸幽深。由拱桥通道相连的各院门楼,雕有飞禽走兽图案、建有交拱出厦;门楼影壁画有名画,刻有名言……

    朱家庄园经未恒谦这么一制作、一施粉黛,更加巍巍,俨然一座艺术宫殿。

    饥年多盗。朱恒谦要使朱家固若金汤,便联合朱氏家族在庄园东安置南、北两个大门,西边开一小门,并掘四米深、四米宽护庄河一道,河上架设吊板,还在庄南筑起了七米高的围墙。又在庄园内安上石磨、石碾,打了水井。这样,一座封闭式的封建地主庄园形成了。朱家要让子孙永远安宁。

    福兮祸倚。

    朱恒谦,心情不错,正当他在夏秋期间,看着大车小辆载着粮食、经过护庄河的吊桥板进庄的时候,正当朱家老小和睦相处、其乐融融的时候,他们家与相距五里的北大社财主、武举人王邦彦打起了官司。因何争讼,不得而知。但争讼三年,朱家耗费了大量的钱财。更可惜的是朱家庄园内又“兄弟阋于墙”,不得不分家。

    这样,一个赫赫家族解体。一个兴旺发达、家规严整的家族因内外交困、矛盾重重,由中兴走和败落。

    (三)

    就在朱钦彝家业盛腾的同治四年(公元1865年),也就是朱其善家业大扩的时候,朱鼎彝出生了。

    幼时的朱鼎彝,生活应当是不错的。但长到十三岁时,父亲朱同盛去世,朱鼎彝母女在朱家的生活空间就愈来愈窘迫,乃至到了家徒四壁、田无立锥的绝境。为了生计,年幼的朱鼎彝给富家当长工、打短工,出卖苦力,由少东家变成了下人;寡母邵氏勤俭持家,每日数粒而食、称薪而燃。

    如是六年,朱鼎彝一十九岁,成为玉树临风的“美哉”少年。

    相距五里的南大社,有个财主叫何丽泽。他擅阴阳,见朱鼎彝虽穷困潦倒,但颡阔如重而不亢,目瞵如澈而不瞬,口敦如阚而不张,认定其是非常之人,便将其女何孺人嫁与鼎彝,并从南大社与淑村接壤处,划出50亩沃田,连同部分牲畜、家具一并陪嫁朱家。

    何孺人有点腿瘸。她虽出生于富家,但对婆婆万分孝顺,常吃粗劣的饭菜,干粗苯的家务农活,甘度维艰,毫无嫌贫之意。她说:“朱郎贤明,我感到很满足,不怕穷,穷固自好。”婚后不久,朱其彬降临人世。朱鼎彝一家三代同堂,充满天伦之乐。

    起早贪黑,朱鼎彝和其彬把汗水撒在地里,几年精心耕耘,家庭日渐富裕。但鼎彝认为“无经商无以富家”。他开始经商。先办了一个轧花厂,进行棉花加工;同时还开设了一个作坊,用羊油造蜡烛。此时,他们十分辛苦,深夜三鼓不眠,鸡鸣即起,担着货担沿街叫卖。还曾雕钏镂簪,为女子打造加工首饰。但勤劳四年,只能糊口。朱鼎彝心想:志卑何以图远?于是改业,开设籴粜局,贩卖、加工粮食,赶着牛车,奔走跋涉,寒暑不避。

    如此几年,朱家大发,“缘铁道巨镇林立数十商”,立铺号“和盛恒”,并大兴土木、购买田地,朱家已成一财势显赫之家庭。

    就在朱鼎彝家财渐丰之时,何孺人病逝。很可能是感何家恩德,朱鼎彝坚持断弦不续,着意教子攻读诗书,儿子其彬后举太学生,娶中流泉王家锦之女为妻,生有五子:长子恒烈、次子恒坚、三子恒汉(早亡)、四子恒久、五子恒武。这样,朱家这支又成了淑村的望族。他们输财经费一千四百金,历经三年建起朱家祠堂。

    朱鼎彝一生喜游。他一面奔波经商,但同时也把心情放飞于自然。他效陶朱公寄迹江湖,法太史公遍游名山大川。北游河北赵县古栾,谒栾吾子像;又至京畿观殿阙之壮丽;东北至津埠与燕赵间豪杰交游。为观黄河高深、华山峻秀,民国十七年(公元1928年)春,他登车南下,过汤阴瞻岳武穆庙、羑里寻文王演易处,越太行、过黄河至古郑小住。时为孟冬,忽觉精神衰耗,便扶枕写下遗嘱,沐浴更衣端坐而逝。时为夏历十月初五,享年六十二岁。

    据碑文记载,朱鼎彝丧葬着实气派。他的儿孙扶棺归里,四方亲友迎迓,设香案、供花烛络绎数十里,执绋(牵引灵柩的大绳)数千人,吊者无不流涕,奠者无不感泣。朱鼎彝与何孺人合葬时,遵制成主兼祝阴寿,会葬者盖相摩、庆祝者肩相接。上自县长、区长、举长、贡员等赠匾额十余事,送挽联数十幅,京津亲友道相属、帐数百轴。祭品象物多不能以名。开奠七日,施粥七天,棚阁数百间,幡旌翳天日,高僧、高道、高尼循环诵经献戏四台,观者填街塞巷……

    朱鼎彝死后,其子朱其彬与其三子朱恒坚精心操持家业(长子恒烈、四子恒久、五子恒武在外上学)。朱其彬与朱恒坚父子同心协力,大置家产……又把朱家气焰张扬到极点。

    1998年,朱恒烈之子朱有罄从台湾来京,曾回忆其故园旧情:朱家先后置地四十顷。当时有则笑话,说要是把马打跑了,就是累死也跑不出朱家的田地。先后建筑十四个院子,全部照仿北京某庄园建筑风格建造。还在三十亩土地上建粮行、油坊、弹棉坊、酿酒坊、酱园等房屋二百多间。又从武安城购置三个院落,南关街的铁笆子楼则是其一。

    朱鼎彝此时已成为走出武安的巨商,商业网络从淑村扩展到武安,又走向全国,以天津为中心点,往外辐射到北京、上海、奉天、包头、太源、榆次等地。据说,朱家此时日进银子一大洋油桶。现在,谁也想象不出朱其彬当时坐在朱家大院,听着噼噼啪啪的算盘声、瞅着白花花的银子、玩味着自己风雨几十年与恒烈等创业的辉煌,是何等的豪壮。

    此时是“和盛恒”最鼎盛时期。1932年,历经二十年的朱家庄园多次重建全部完工。整个建筑古香淳朴,幽雅大方。因门前有三棵古槐,便立堂号为“三槐堂”。

    正当朱其彬鸿图大展的时候,“七七”事变,日寇铁蹄直踏中原,朱家庄园难避战火硝烟,朱氏家族便分迁北京、包头等地,朱家庄园只留几个长工看护庄园,直至解放。

    这样,朱鼎彝的“和盛恒”、朱其彬的“三槐堂”也就成为历史的一个符号。

    (四)

    走进朱家庄园,我为这些典型的北方建筑精品而惊叹。同时,也为朱家以“儒”治家的传承而起敬。

    “成在艰难败由奢”。从朱同盛开始,辛辛苦苦几代人的拼打,虽然弄了偌大产业,但很害怕,生怕自己的后代吊儿浪荡、不知创业艰难,把家业给挑了。于是,他们效仿先人朱子,也制定了一套《治家格言》,代代相传。

    在一楼前明柱上,有副砖雕对联很有警戒性:“据德依仁处事不越规矩外,存心忍性置身常在范围中”;在壮丽的大门楼上,悬挂着匾额一块,上书“与德为邻”。这是座右铭,是礼义传家的标识。可见,朱家先人是何等的用心良苦。

    朱家富贵泼天,但却节俭——常年饭食以小米、玉米为主,逢年过节才舍得吃些肉菜细粮——而又十分乐施

    一次,正上小学的朱其彬四子恒久(乳名永祥)想吃个白面馍,但不敢向父亲说,竟央求院公去厨房里偷。但民国九年(公元1920年),华北大饥,朱家却向饥民舍饭,设粥厂赈以礼粟,每日食民数百,施放越十月至来年新春登场方才停止。为了拯救饥民,朱鼎彝还冒着酷暑,恳请当时的省长张鸣岐用火车从漯河输米至武安以资平粜,解民于倒悬。平时,乡邻凡有贪乏困穷者、男穷不能婚女穷不能嫁者、穷乏亡故不能葬者,朱家都解囊相助。

    儒家的孝道承传,在朱家也体现很深。

    民国六年(公元1917年)朱鼎彝母亲邵太夫人病重,朱鼎彝衣不解带绕床不离,厚币煎药诊视不惜。每次药熬成,鼎彝都是亲口先尝方敢跪进;丧葬时,何孺人意不独生,数天水米不进,悲哀成疾不逾百日相继亡去,时年五十四岁。

    在淑村还流传着朱家的许多秩事。

    伯延财主房老尚原配伯延翟举人的姐姐翟氏,因无子又纳妾一房生有一子,后来妾亡故。民国初期,房老尚病故,房子举“孤哀子房××泣血嵇颡”的贴子,到翟举人家报丧。翟恼:“父死为孤,母死为哀,你母(指翟氏)尚健在,写哀字不通。此帖不清,不准埋人。”翟子找到朱鼎彝之孙朱鸿庆。鸿庆想:这分明是刁难弱子。略加思索,提笔写道:“侍慈命孤哀子房××泣血嵇颡。翟举人见帖再无话可说,只有准葬。

    朱鼎彝更为仗义,他精通医术,又善卜星相,苦读经史百家,辞章丰富。县南十余村求公平、评曲直者,都请他评断。常有因钱财之争的,朱鼎彝便解囊代垫,并以“和为贵”、“忍为先”导人,使人逐渐懂得“无讼为贵”的道理,后来自争大减……

    朱家治家十分严谨。

    朱鼎彝客死他乡时,还念念不忘训规子孙。他在遗嘱中写道:“余年甲子有二,闲居叹想,创业者无不从患难困苦中来也,败家者亦未有不自安乐奢华厌劳中来也……”规训子孙要“喜劳苦而恶奢华,乐德行而恶恶霸”。朱其彬请清翰林院大学士玉皖张家骏撰文,城南第一支笔嘉谟——邵富训书丹,将其遗嘱刻碑立于祠堂,并将“教子孙原当勤俭,处乡邻务要和平”刻在碑之左右,作为家训。

    朱其彬谙通赌术,掷色子打点很准确,随便一扔,要几来几,但他从不去赌,也绝不允许儿孙去赌。

    这样,朱家子孙都勤学上进,数年后,朱钦彝家出了个北京朝阳大学毕业的才子朱鸿庆;朱鼎彝四个孙子都自幼入学堂,四书五经读完后,恒烈入军校、恒久入警校、恒武入医校……

    纷纷扬扬,好一个朱家大庄园。

    (五)

    朱庄家族太疲惫了,几度历史风雨冲刷,他终于由繁华皈依宁静。

    曾几何时,他们试图靠祖宗荫庇,使家业代传不息:朱鼎彝曾迁父骨于风水宝地,朱其彬将父朱鼎彝葬“莲花穴”,朱恒烈又请当时武安境内的十三个风水先生,为朱其彬选茔“金钩挂玉莲”;曾几何时,他们试图借用权势保持家气盛旺不衰:朱鼎彝死后清赠“奉政大夫四品衔赏戴花翎”,朱恒烈捐“江西陆军军官学校”和“江苏讲武堂”之文凭,后任某部中校团副、武安县民团十区总教练,其弟朱恒久任北平保警总队三大队队副、十中队队长。朱钦彝之孙朱恒安也在晚清捐了个秀才,朱恒隆、朱恒谦也分别任淑村联保主任、淑村民团团长,恒隆之子朱积庆曾任武安县安庄区区长,恒泰之子朱鸿庆曾在武安教育局任职……

    然而,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,这就是历史。他们经过几代人顽强的奋斗,还是组接成一个整体性的、归宿性的无奈与悲凉,最终也没有走出“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”的历史怪圈。庄园旧貌在,只是朱颜改。如今朱家后代分布在北京、西安、台湾、包头等地发展,不再有嫡亲在朱家庄园叱咤风云了。

    朱家剧终了,旅游戏的锣鼓又面对这个时代的背影敲响。不久的将来,朱家庄园的宁静将被旅客的脚步踏碎,它的文化因此也不会再沉默。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3-24 14:57
  • 签到天数: 1302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8-10-16 08:40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半日骑行之感受,如此收获,赞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擦汗
    2013-10-16 22:20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8-10-30 10:2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8-5 11:30
  • 签到天数: 55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8-12-1 21:0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赞一个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擦汗
    2013-10-16 22:20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8-12-5 14:1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热门推荐

    老道泉生态湿地公园。
    老道泉生态湿地公园。
    这又是一个很多好玩地方,目前不收费,而且还在建设中,这就是位于峰峰大社
    《 小   花 》
    《 小 花 》
    001 002 003 004
    《 花   卉 》
    《 花 卉 》
    001 002
    《街舞》
    《街舞》
    磁县南王庄
    磁县南王庄
    南王庄位于磁县西南部,主要看点,就是村中古戏楼,及古槐树以及古民居
    上官庄湿地公园
    上官庄湿地公园
    峰峰镇上官庄是个美丽乡村,上官庄湿地公园位于峰峰镇镇政府东北上官庄
    《  花    卉  》
    《 花 卉 》
    001 002
    《光与影》-图书馆一角
    《光与影》-图书馆一角
    磁县辉水村,省级美丽乡村。
    磁县辉水村,省级美丽乡村
    辉水村位于邯郸磁县县城西南55公里,陶泉乡政府南11公里处,深处太行山脉,
    《老夫妻》
    《老夫妻》

    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地图|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